韩8座老旧火力 汉堡王计划在 女子一年换7男 欧米茄推出超 姚笛与神秘男 C罗再次当爸爸 郑州高新区5万 范冰冰被调侃 水果姐首度向 空姐挺大肚拍
广告
广告
广告
·当前位置:主页 > 北京在线 > 娱乐 > 正文

郑州高新区5万平米违建房被拆除 目前计划复耕

点击数: 作者: 时间2017-06-28 21:27
摘要:
在郑西高铁北侧,有一片归属高新区石佛办事处的“飞地”,有人建了5万平米违建房对外租赁,被国土资源部门卫星拍照,督导依法拆除。今年6月初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了此事,

郑州高新区

在郑西高铁北侧,有一片归属高新区石佛办事处的“飞地”,有人建了5万平米违建房对外租赁,被国土资源部门卫星拍照,督导依法拆除。今年6月初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了此事,石佛办在违建现场建“违建宣传站”,扯起大喇叭宣讲法制,劝说租户搬离。6月12日,在该区域110亩地上建的5万余平米违建,全部拆除,目前正在清运垃圾和复耕。

据了解,这片违建房位于陇海铁路南侧,郑西高铁北侧,在一个狭长地带上竖立了10余栋违建房,占地110亩。石佛办事处国土所副所长杨世辉说,因其处于犄角旮旯位置,早些年有人趁修高铁缺少管理,偷偷建了房屋出租获利。该地所有者百炉屯村民失去土地曾不断投诉,执法部门拆除了一些,大部分房子还“坚强”存在。从5月25日起,办事处出动数十位宣传员,扯起喇叭呼吁租赁户搬家,挨家挨户发信,依法讲明相关法规。

杨世辉称,为了避免强拆给无辜租户造成损失,他们责令房主与租赁户解除租赁关系,并退回租金,并派员尽力帮助租赁户搬家。

“6月12日是拆迁最后一天,5万平米的房子最终在规定时间,全部拆迁完毕。”据石佛办事处负责拆违的周东方副主任介绍,给每位租户上的法制课,发挥了“功效”,租户没被非法建房者‘绑架’,抗拒拆除。截止到上午9点钟,租赁户全部搬离,两个小时后最后一栋违建拆完。目前,他们正清理建筑垃圾,着手复耕。

在现场,百炉屯村村民李先生说,最近几天,他目睹了这场拆迁工作怎样开展,“和每个租赁户谈心,做他们的思想工作。人都陆续搬走了,成了一栋栋空房,再拆迁也很好进行。”李先生说,一次拆除5万平米违建房,租户没有受到损失,非法建房的房主损失巨大,且能让占用土地复耕,这是件好事儿,“若果违建房刚刚建起的时候,政府有关部门就硬起手腕治理,现在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劲。”

飞地,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,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。通俗地讲,如果某一行政主体拥有一块飞地,那么它无法取道自己的行政区域到达该地,只能“飞”过其他行政主体的属地,才能到达自己的飞地。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
广告

郑州高新区5万平米违建房被拆除 目前计划复耕

摘要:
在郑西高铁北侧,有一片归属高新区石佛办事处的“飞地”,有人建了5万平米违建房对外租赁,被国土资源部门卫星拍照,督导依法拆除。今年6月初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了此事,

郑州高新区

在郑西高铁北侧,有一片归属高新区石佛办事处的“飞地”,有人建了5万平米违建房对外租赁,被国土资源部门卫星拍照,督导依法拆除。今年6月初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了此事,石佛办在违建现场建“违建宣传站”,扯起大喇叭宣讲法制,劝说租户搬离。6月12日,在该区域110亩地上建的5万余平米违建,全部拆除,目前正在清运垃圾和复耕。

据了解,这片违建房位于陇海铁路南侧,郑西高铁北侧,在一个狭长地带上竖立了10余栋违建房,占地110亩。石佛办事处国土所副所长杨世辉说,因其处于犄角旮旯位置,早些年有人趁修高铁缺少管理,偷偷建了房屋出租获利。该地所有者百炉屯村民失去土地曾不断投诉,执法部门拆除了一些,大部分房子还“坚强”存在。从5月25日起,办事处出动数十位宣传员,扯起喇叭呼吁租赁户搬家,挨家挨户发信,依法讲明相关法规。

杨世辉称,为了避免强拆给无辜租户造成损失,他们责令房主与租赁户解除租赁关系,并退回租金,并派员尽力帮助租赁户搬家。

“6月12日是拆迁最后一天,5万平米的房子最终在规定时间,全部拆迁完毕。”据石佛办事处负责拆违的周东方副主任介绍,给每位租户上的法制课,发挥了“功效”,租户没被非法建房者‘绑架’,抗拒拆除。截止到上午9点钟,租赁户全部搬离,两个小时后最后一栋违建拆完。目前,他们正清理建筑垃圾,着手复耕。

在现场,百炉屯村村民李先生说,最近几天,他目睹了这场拆迁工作怎样开展,“和每个租赁户谈心,做他们的思想工作。人都陆续搬走了,成了一栋栋空房,再拆迁也很好进行。”李先生说,一次拆除5万平米违建房,租户没有受到损失,非法建房的房主损失巨大,且能让占用土地复耕,这是件好事儿,“若果违建房刚刚建起的时候,政府有关部门就硬起手腕治理,现在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劲。”

飞地,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,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。通俗地讲,如果某一行政主体拥有一块飞地,那么它无法取道自己的行政区域到达该地,只能“飞”过其他行政主体的属地,才能到达自己的飞地。